老赖欠钱不还暗度陈仓忙转房

请求法院判决撤销徐某、范某转让房屋给范某母亲的行为,法院判决徐某、范某两夫妻偿还王某借款,法院判决撤销被告王某夫妇与其父母订立的《房地产买卖契约》,法院经审理后判决王某夫妻归还借款本金200万元,欧某夫妇已在2015年8月将房屋,欧某将财产转让给儿子小欧

:2016-01-06 09:45:43

明知自己身上有巨额债务,还是将房产“卖给”了父母,这种故意逃避债务的行为不为法律所允许,日前,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了这一卖房协议。

男子向同事女儿借款20万元迟迟未还,为躲避债务,他与妻子竟将名下房产“卖”给了亲儿子。债主愤怒的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房屋买卖行为。法院经过审理,主张债主的诉讼请求,撤销房屋的买卖合同。

日照讯
欠朋友巨额款项不还,还想出歪招,将名下仅有财产转移给亲属借以赖账,为这事两个朋友闹上法庭。近日,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债权人撤销权纠纷。
徐某、范某两夫妻与王某原是一对好朋友。2013年11月,徐某、范某从王某处借款近50万元解燃眉之急,说好几日内偿还,后迟迟未还款。王某追债,徐某、范某躲避不见。后王某将徐某、范某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徐某、范某偿还借款,案经一二审法院审理,法院判决徐某、范某两夫妻偿还王某借款。
无意中,王某得知徐某、范某在借其巨款后1个多月内将其仅有的一套住房无偿转让给范某母亲。王某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撤销徐某、范某转让房屋给范某母亲的行为。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徐某、范某在债务存续期间尚未清偿巨额借款的情况下,将房屋无偿转让给范某母亲,且在房屋过户后很长时间内未取得房屋价款,范某母亲亦未实际入住或取得收益,房屋仍由徐某、范某继续居住使用。
法官介绍,虽然徐某、范某主张范某母亲于房屋过户1年后,通过转账方式支付房屋买卖价款,但经法院查明该房屋买卖价款是范某姐夫转账存入范某母亲账户,范某母亲转账给范某,范某提取后又存入范某姐姐的账户,该款项于同一天往来循环于范某、范某母亲及与范某、范某母亲有近亲属关系的案外人之间,足以产生徐某、范某将名下财产以合法形式转移至其亲属名下,逃避债务的高度合理怀疑,且该转账款项未被用于及时清偿王某债务。
最终,基于保护债权人利益考虑,一审法院认定房屋转让行为有转移财产逃避债务之虞,且该无偿转让财产的行为已对王某的债权造成侵害,法院遂判决撤销徐某、范某与范某母亲签订买卖协议转让房屋的行为。
徐某、范某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驳回了徐某、范某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判。

2013年10月,王某声称经营所需向朋友范某借款200万元,双方签订了借款合同,对借款期限、利率等作出了约定。借款到期后,王某未能按期还款,范某就将王某夫妻告上了法庭,法院经审理后判决王某夫妻归还借款本金200万元,并支付相应的利息。

2014年5月,因做工程需要周转资金,欧某用儿子小欧的越野车作抵押,向同事的女儿覃某借款20万元并出具借条。然而约定的还款期到了,欧某却没有履行承诺,覃某将欧某告到四川江油市法院。

判决生效后,范某准备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为他知道王某名下有一套200多平米的住房,市场价在200万左右,可以偿还债务。但让他想不到的是,在2014年的2月,王某已经将房产以120万元“卖给”了自己的父母,双方不仅签订了房地产买卖契约,还有支付款项的相关单据,并且该房产已经办理了过户手续。范某认为,王某夫妻结欠原告款项无力归还,却在原告向其主张债权时将其名下房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给父母,导致原告难以实现债权。而且王某的父母与王某共同居住,应知晓其无力偿还债务的情形。因此,原告认为上述转让行为符合可撤销情形,请求法院判令撤销。

2016年8月,江油法院判欧某偿还借款和逾期利息,但欧某不履行。同年11月,覃某申请执行。法院查询才发现,欧某与妻子汪某名下没有财产可执行。覃某心生疑惑,欧某夫妇在江油城区有一处住房,怎么会没财产呢?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委托中介机构对涉案房产进行了评估,评估结论为涉案房屋含装修价值199万元。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债务人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并且受让人知道该情形的,债权人可以请求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被告王某夫妇与其父母共同居住,存在共同利益关系,应对他们之间的交易行为是否合理进行严格审查。现根据房地产买卖契约及合同签订之后的款项交付情况,讼争房屋的转让价格为120万元,低于评估报告确定的市场价格的百分之七十,可视为明显不合理的低价。据此,法院判决撤销被告王某夫妇与其父母订立的《房地产买卖契约》,确认所涉房产归王某夫妇所有。

覃某了解才知,欧某夫妇已在2015年8月将房屋“卖”给儿子小欧并过户。

来源:吴江法院|作者:陈娴静葛健颖

2017年1月,覃某向江油法院起诉,要求撤销被告欧某夫妇与被告小欧的房屋买卖行为。覃某认为,欧某将财产转让给儿子小欧,实为逃避债务,危害了她的合法权利。